商业

<p>很高兴看到Simon Tisdall(3月20日)关于西方明显的沉默,即埃塞俄比亚最近的军事袭击和入侵厄立特里亚的分析</p><p>正如他指出的那样,埃塞俄比亚的梅莱斯政权在1998 - 2000年战争之后拒绝接受联合国解决的和平路线,厄立特里亚向联合国和大国提交的文件已被刻意忽略</p><p>然而,这篇文章将厄立特里亚描述为一个完全控制和经济上失败的社会,这远非如此</p><p>它不仅避免了在非洲之角重演的饥荒,而且正在发展自己的自给自足和自力更生的理念和实践,在农业,重新造林,水分配,医疗保健,性别意识和一些参与民主方面取得成果</p><p>尽管推迟了国家议会的正式选举</p><p>它决心在地缘政治地点的同时设计自己的恢复和发展道路,这使得它在孤立方面成本很高,但事实上它并不是强权政治“伟大游戏”中的一个自愿伙伴</p><p>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诋毁其地位和行动,并错误地继续指责它煽动对青年党的支持</p><p>从我拥有的所有证据来看,厄立特里亚希望生活和生活</p><p>正是美国及其埃塞俄比亚邻国有自己的议程,并且产生了肮脏的伎俩</p><p>针对总统阿费沃基的政权及其对外政策的指责充其量是不公平的,最坏的是故意煽动性,其经济肯定不会出现在美国大使麦克马伦所称的“死亡螺旋”中</p><p>它与远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朝鲜或一个错误诱导的环境,它拥有的矿业公司为国家提供了有用的社会红利,与全球不同,它与海外侨民不断对话,